新时代证券

第一百七十章 抉择 xi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伊塔之柱作者:绯炎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bypz555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伊塔之柱》 第一百七十章 抉择 xi
    空海之上,三艘风舰正从瓢泼的冷雨之中斩浪而出。

    传令官穿过甲板,推开舱门进入位于魔导舱的指挥舰桥之中,穿过人群,走上指挥桥,靠近立在那里的几个军官,低声开口道:“舰长,有来自于特殊渠道的传令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军官回过头来:“几号?”

    “五号。”

    “目标方位?”

    “代号灰境。”

    回过头来的军官面色一变,看向身边的其他人,政委的脸上也是一副惊讶的神色。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年轻的舰长转过身去,背对着指挥桥上的核心水晶,向所有人下令道:

    “全舰听令,偏离当前航线,向北转向——”

    “目标坐标h133275和h130289,速度全速。”

    “目标坐标h133275和h130289,速度全速,收到。”

    指挥舰桥内立刻是一片川流的景象,魔法加密之后的讯息经由传讯水晶之中发送而出,传递向几千米之外的另外两条风舰。

    舰长回过头,目光看向大雨苍茫的云海之上,那里起伏翻卷的云涛,勾勒出空与海之间昏暗的交界线。

    但就在那个方向,在他的视野之中,遥远天际的云层之上,忽然闪过了一点暗红的光华。

    犹如萤火一般的尾迹,沿着云层缓缓向前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

    “是六盘水舰,”下面的通讯官立刻开口道:“他在向我们发出信号,他们也正在折向艾尔帕欣目标区域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支队,”舰长回过身去,看向自己的搭档,“我们有多少船此刻进入了彩虹空峡?”

    “横风港与罗安塞至少有一半的力量皆进入了紧急部署状态下,我们的舰队正经由芬里斯或者南方航线北上,”政委开口道:“目前我们能配资开户 上的至少有第二支队与第三支队,但其他正在进入这一海域或已经进入应当同样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前者当机立断:“打开风元素探测仪,我们也向他们发送信号。”

    那个传令官稍稍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按宪章城行动时的规格?”

    “不,”舰长摇了摇头:“这一次要比上一次更高,这一次是决战了。这是五号密令,直接向全频段广播,公开身份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们,星门港征召每一个选召者回应,这是一场所有人的战争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庞大的船团正像是空海之上的一道巍峨高墙,穿过冷雨,徐徐向着北方而行。

    天堂花落一个人立在大雨之中,雨水浸透了他身上的衣物,顺着甲胄向下滴落,但他好像浑然未觉一样将手放在船舷之上,只默默注视着远远近近一片赤红的帆影。

    在前方,一道陆缘轮廓已从视野之中出现,晦暗不清的空陆边际穿过云层,曲折蜿蜒地向北延伸,仿佛未有尽头。

    那里就是彩虹空峡,自从埃索林之灾的时代以来,它的外貌几乎从未变化过——

    通讯水晶之中正传来永夜有些冷静的语调:“天堂,我们已经进入彩虹空峡了,距离古拉港也只有一百二十空里。”

    “能提高速度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只是这个天气……”

    天堂花落抬起头,落下的雨水冰冷彻骨,几乎化作了冰,雨水之中夹杂着雪花,似乎应证着他们已经进入了北境。

    “不管那么多了,”他开口道:“全舰满帆,全速前进,解除通讯静默状态,向所有人公示身份。”

    他停了停,“告诉他们,我们的来意。”

    云层海的北方海域,好像是一下子变得嘈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巡弋于彩虹空峡方向的月尘第二舰队,仿佛忽然之间发现自己的风元素探测仪上出现了一片闪耀的光斑。

    那个探测员差一点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,忍不住用力揉了揉眼皮,再定睛一看。然后他惨叫一声,从自己的位子上弹了起来:

    “前方出现了巨量风元素反应,巨量!巨量!”

    整个舰队几乎立刻拉响了警报,刺耳的警报声响彻云端。

    舰队缓缓转向,以旗舰马拉戈尔号为参照,十一艘大小风舰向着南面排开了一个标准的战列线编队。

    炮手纷纷就位,一扇接着一扇拉开了炮门。

    但指挥舰桥之上,舰队指挥官看着自己的副手,两人眼中带着一丝惊讶的目光,此刻却显得有点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舰队指挥官看着那水晶之上的军官形象,一时有点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对方自称是共和国人民海军驻艾塔黎亚第一支队,编号133船内江舰,要求他们立刻解除战备状态,并响应征召。

    可这与弗洛尔之裔方面传来的命令截然相反,只是相反归相反,他们又怎么敢对共和国海军出手?

    但他看到自己的副手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惊喜的目光,对方举起手中的通讯水晶有些兴奋地开口道:“公会那边那边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让我们立刻响应星门港征召,加入海军序列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让我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副手看着他,犹豫了一下:“服从一切命令……”

    指挥官微微怔了一下,但却仿佛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接受。”

    整个彩虹空峡,此刻航行于此的每一条风船之上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风元素探测仪之中,星星点点的光芒正在点亮,从南向北,拉出一道又一道长长的航迹。

    那些不明就里的船长们,正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暗色的云层之中,一道道升起的暗红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了……?

    那几乎是所有原住民船长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雪放下手中的通讯水晶,用手轻轻一点,将那光屏关闭不见。

    她这才回过头去,目光捉弄地看着身边的人儿,得意地开口道:“怎么样,光染,听到了么?”

    光染没好气看了她一眼,但并未作答,只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印章,别在自己的衣领之上,闷声闷气道:“会长的命令已经到了,执行命令就是了,废话那么多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白雪得意地扬起眉毛:“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白雪,你知道为什么其他人更喜欢公主殿下多一点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笑容凝固在了白雪的脸上,死死咬着一口银牙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但光染看了看她,摇了摇头,转过身向前走去,丢下一句话来:“我去分会一趟,你动员一下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仿佛听到这句话,白雪才反应过来,没好气地哼了一声,向回廊的一侧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大厅中的所有人都早已作好了准备,他们正从水晶之上收回目光,齐齐将视线转向这个方向,落在了白雪的身上:

    “白雪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白雪小姐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骑士们手按剑柄,银色维斯兰一贯的行事风格便是以直而行,眼下情况已经分明,他们所等待也不过只是一个命令而已。

    白雪看着大厅之中的每一个人,双手戴上头盔,然后向上拉开护面,用闪烁着冷冽光芒的目光扫过众人身上。

    然后她才瓮声瓮气地开口道:

    “所有人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目标星与月之塔,路上的一切阻拦,无论是鸦爪圣殿还是弗洛尔之裔的人,一律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她将手在佩剑之上一按:“出发——”

    在此一刻,同样的场景,正在北境无数不同的公会之中上演着。

    选召者们在系统之中的窗口关闭的那一刹那,便纷纷佩戴上星门的印章,正从各地冒险者公会的大厅之中,从工匠总会的塔楼之中,从银之塔的图书馆之中,从大大小小的旅店与酒吧的大厅之中鱼贯走出。

    他们默然无声地汇聚在一起,纷纷向着征召令上预定的最近目标进发。

    于是从卡普卡到罗戴尔,乃至于艾尔帕欣与古拉的乡野之间,原住民们无不惊讶地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幕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很少形成组织的选召者们,正沉默无声地汇聚成一道道洪流。

    但在艾尔帕欣,大部分原住民的心中惊讶还未结束,位于第三区的工匠总会已经同一时间打开了所有的大门。

    那些高阶工匠正鱼贯而出,空港之中,隶属于工匠总会的浮空战舰也在一艘接着一艘离泊位。

    而与之相呼应的,是坐落于下城区之中正变得灯火通明的三女神圣殿,位于不同街区的教士与圣殿骑士们,正穿过大街小巷,从四面八方汇拢回圣殿之中。

    整个北境,好像刹那之间动了起来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与月之塔,回响大厅之内。

    月之水晶微微颤鸣着,从其内发出类似于蜂鸣一样的声音,而那不绝于耳的低沉杂音,便是这大厅之中此刻唯一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议长立于一旁,见方鸻收回手来,才开口道:“你们来晚了,那三枚水晶之中位于古拉的那一枚,在一天之前便已经启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方鸻并不意外,那位阿尔托瑞的牧首就已经说过这件事,但他回过头来看着这大魔导士,似乎并不奇怪于对方的冷静:“议长先生,看起来你们对于鸦爪圣殿并不信任?”

    弗拉格答道:“的确怀疑过一些,只是这件事原本与我们并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星与月议会会坚定地站在殿下一边,无论你们有任何要求我们都会竭力满足。”

    方鸻不由再看了自己的龙魂小姐一眼,看起来星与月议会与塔塔小姐的关联比想象之中还要深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塔塔自己也不清楚这一切,他心中好像猫爪挠一样,却无法知晓答案。

    弗拉格又问道:“那么接下来您与殿下打算怎么做?三枚水晶与两个锚点已去其二,你们打算在剩下的时间之中找到其他的水晶与锚点么?但对方布置了这么长时间,恐怕不会坐以待毙,这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”方鸻吸了一口气,显然对眼下的状况并非没有准备,“但我至少知道有一枚水晶在艾尔帕欣,另一个锚点说不定也在那里。接下来我们必须要去那个地方,但眼下仅仅凭借我们的力量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来这儿的原因?”

    方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但他还需要等待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只片刻,他的通讯水晶之中亮了起来,从内里传来一个他既陌生,而又有些熟悉的声音:“艾德,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晨曦会长。”

    方鸻有些惊讶地开口道,他早料到会有人配资开户 自己,但没想到第一个会是这位银色维斯兰的掌舵人。

    他停了停,才开口道:“我所记录的一切来自于鸦爪圣殿在阿尔托瑞地区的教区牧首之口,我有很大把握他所说的一切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得不错,艾德,”晨曦的语气缓了下来:“我和奥丁没看错你。”

    “会长?”

    “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,”晨曦问道:“我已经让人前往星与月之塔了,你需要我们怎么帮助你?”

    “晨曦会长,古拉的水晶已经被激活了,”方鸻神色一正,赶忙答道:“眼下我们必须前往艾尔帕欣,我怀疑第二枚水晶在那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艾尔帕欣原住民的力量强大,”晨曦沉吟道:“彩虹同盟在北境的几大公会几乎都没有在那里有驻地的,如果影人控制了联盟与王国的上层的话,我们要进入那个地方恐怕会有相当的阻力。”

    方鸻点了点头,这正是他先来古拉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他正要开口,忽然星与月之塔一阵剧烈,剧烈的晃动打断了他的话,也一下中断了通讯。

    方鸻几乎握不住手中的通讯水晶,让它一下下飞了出去,落在上。通讯水晶一亮,片刻,从里面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替代了晨曦的声音:

    “艾德团长,是城卫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城卫军正在大规模调动,他们已经围住这个方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天上……天上有些奇怪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方鸻一下就听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。

    那是布莱克博一行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针堡。

    通向书房的门正被一只幽灵般的手轻轻推开了。

    而古拉港的执政长官有些惊恐地看着那些不请自来的‘客人’们,似乎忘记了自己正被死死按在座位上的事实,下意识想要往后退,但不过只是在原地扭动着肥硕的身子罢了。

    为首的‘客人’看着这个几乎已经吓瘫在椅子上,脸色苍白像是抖糠一样的可怜虫,带着些作弄地抿起嘴唇,用手揭下披在头上的斗篷风帽来,从下面露出一张苍白而消瘦的面容。

    执政官认出了面前这张脸孔,那满是横肉的脸上一刹间流露出吃惊混杂着欣喜之色,但转而又化更深层的恐惧:“你、你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们的合作还算愉快,执政官阁下,”‘客人’开口微笑道:“但眼下还需要你再帮我们最后一个忙了。”

    执政官脸上的一团肥肉快颤抖得扭曲了起来:“有有有话好说,你们需要什么我我我都可以配合,我、我是孔特佩拉家族的继承人……我、我可以帮你们办到很多事情……求你们了,不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‘客人’一笑:“真的什么都可以?那我们希望执政官阁下能安心地与此长眠,将古拉港交由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!?”

    在‘客人’说完最后一个字的刹那,声调像是被无限地拉长了,他苍白的面容变得扭曲起来,紫色的烈焰从他深陷的眼眶、鼻孔与口中喷涌而出,顷刻之间撕裂了皮肤,点燃了衣物与斗篷。翻滚的焰光之中逐渐形成一个轮廓,仿佛是一个高大的人形生物,正伸出右手,在执政官惊恐万状的目光之中按上了他的额头——

    大约一刻钟之后。

    在仆人们有些意外的目光之中,他们的执政官阁下在这个点出现在了城堡里,并在一行人的陪同下,登上了等待在那里多时的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驶出时针堡,向着市政厅的方向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放下手中的通讯水晶,沧海孤舟举起手来,准备下令切断全舰队与外界之间的通讯。

    但一只手从后面伸来按住了他,他回过头去,看到乔里灰色的眸子里所带着的谨慎之意,“把这段录音听完。”

    沧海孤舟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,不过两人合作时间虽然不长,却已形成了相当的默契,他停了下来:“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乔里摇了摇头,压低了声音:“我们不能攻击天火公会,这里面有问题,孤舟。在下达命令之前,你最好征求一下会长那边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沧海孤舟微微一怔,其实心中也感到有些蹊跷,“你觉得这个命令有问题?”他忽然之间面色一变,因为他看到,乔里的脖子上忽然出现了一把剑。

    沧海孤舟目光平静下来,因为同样的,一把寒光闪烁的利剑也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聆落,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指挥官,”那个将剑架在他脖子上的人开口道:“我们也同样接到了指令,如果你们打算违抗命令,那么上面就让我们接管舰队。”

    “指挥官,别怪我们,这也是俱乐部的命令。顺便说一句,不要自找麻烦,复活点那边的人应该也动手了,指挥官你别白费力气。”

    沧海孤舟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,神色镇定地问道:“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切断全舰队的对外配资开户 ,执行命令,向天火公会的舰队开火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沧海孤舟举起手来。

    那个人看着他们,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:“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赤红皇后号的下层甲板之中,两道鬼鬼祟祟的人影正在穿过拥挤的杂物间。

    卡卡带着六影小心翼翼地挤过那些布满了货物的通道,来到一处气窗下面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里已是锚室,巨大的铁链经过两人头顶上,从不远处锚孔之中穿了出去,外面就固定着赤红皇后号的一双铁锚。锚室空无一人,卡卡四下看了看,从附近找到一只巨大的木箱,用手扫了扫上面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在干什么?”六影终于有点无法忍受对方的异想天开了,“你知不知道我们这是违反了纪律,说不定还有什么战时法令什么的,你最好好好和我解释一下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她扶了一下额头:“……我为什么会听信你这家伙的鬼话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需要你帮忙啊,我们可是搭档,你总不会放着我不管吧?”卡卡将手放在那木箱上,用力拽了一下,但根本纹丝不动:“快,过来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我要回去了,赶在那些人发现我们溜号之前,你这家伙的胆子究竟是什么做的?”六影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道:“怎么总是这么无—法—无—天!”

    卡卡用手指了一下天花板上的气窗,示意她小声一些,那扇栅格气窗上正人影闪动,“我认为你最好别回去,现在外面发生了一些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变化?”少女十分怀疑地看着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么?”

    卡卡干脆往那箱子上一靠,回过身来道:“从一开始这次行动就充满了反常的意味,先不说弗洛尔之裔那边布置的这场直播,总人让人感到刻意。兴师动众的最终的结果无论如何都是不划算的,这不符合我们的一贯风格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与其说是展示实力,不如说是刻意在示威,向谁示威?有谁值得让我们示威?怎么想都充满了不对劲,我在此之前听说了一些事情……算了,说这些也没什么用,不过若之前还只是猜测的话,现在我已经确认了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六影感到自己的脑门又开始一鼓一鼓的,咬着牙道:“你在说什么鬼话?”

    “舰桥里面有人发动了兵变,现在舰队的指挥权已经不在我们的指挥官阁下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六影的声音都高了八个调子,但卡卡反应更快,赶忙用手一把捂住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少女一脸嫌恶地拉开他的手,“放开我,呸呸!”

    她退开两步,十分狐疑地看着卡卡,“我怎么感到你在骗我,从一开始你就一直和我在一起,怎么知道舰桥那里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卡卡抛了抛手中的小玩意儿,小声说道:“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什么职业?”

    六影有些惊恐地看着那只发条妖精,好看的眸子一下子瞪圆了,惊怒道:“你你你竟敢偷窥舰桥那边的事情,要是被发现你就完蛋了,不,我也会和你一起完蛋的——!”“这不是没有被发现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,等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一定要申请和你划清关系,我要换一个搭档,一定要!不,我等不到任务结束了,我现在就要这么——”

    但六影还没说完,赤红皇后号忽然一阵剧震,让她一下跌到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只是一旁的卡卡好像早有所料一样,用手扶着那木箱,剧烈的震动过后,立刻是一阵如同闷雷一样的轰鸣声滚滚传来。他扶着木箱,动作灵巧地三下五除二爬了上去,然后用手吊住锚链上的铁环,踮起脚尖,从巨大的锚孔处向外看了出去——

    一片闪耀的光芒,将他的脸映得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,”六影坐在地上颤声问道:“我们受到袭击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他们对天火舰队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天火舰队不是我们的盟友么?”

    “过去是,但现在可能不是了,甚至我们究竟属于哪一方,我现在也都说不好。”卡卡回过头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少女有点难以置信,但心下才终于相信了对方之前所说的一切,“……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人连自保也办不到,”卡卡答道:“我们得早一点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已经有些眉目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

深高CWB1(580014)

上汽CWB1(580016)

赣粤CWB1(580017)

石化CWB1(580019)

上港CWB1(580020)

青啤CWB1(580021)

国电CWB1(580022)

康美CWB1(580023)

宝钢CWB1(580024)

葛洲CWB1(580025)